读者服务
  • 入馆须知
  • 开馆时间
  • 交通指南
  • 馆藏分布
  • 办证指南
  • 自助指南
  • 图书捐赠
  • 图书预约
海图要闻

文渊社区读书分享会——《诗经》

作者:    文章来源:借阅典藏部    点击数:28308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24

分享嘉宾: 巢友社 刘云霏 她是一个发自内心的向往及专业需要而有幸读完国内外文学佳作。喜爱莎士比亚戏剧中的诸多角色,钟爱华兹华斯的溪畔派诗歌中美好而纯净的自然风光。她具有扎实的汉语语言文学专业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,通过报道与论文的撰写,与语言结成了挚友,也让她能够更加相互理解并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及精神财富,从小习得乐器演奏,深深感受到音乐是另一种极佳的表达方式,在音乐中也能感受和体会到生活与工作的乐趣。云霏为我们分享诗经·采薇,取自《诗经小雅鹿鸣之什》。

分享嘉宾刘云霏

 

作为巢友社的成员之一,她用《诗经》中的一句话来表达她的感受,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”

 

云霏这所以分享《诗经》的原因,是因为《诗经》是我国古典诗歌现实主义的源头,所谓现实主义就是关于我们的实相和实境。它是中国古代最开始通过我对外相的观察、我对实境的切身体会,来表达我内心世界所向往的诗歌总集。它由305篇作品组成,取材是从今天的陕西、山西、河南、河北、山东以及湖北北部一带区域,作者包括了从贵族到平民的社会各个阶层人士,绝大部分已经考察不到了,但是它能表达人类真切的心灵与文化情感。

 

《采薇》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鹿鸣之什》,它表达了参与战争之人的思家情感,这种情感是通过对景物的描写以及对军旅生活细致的体现来表达的。《采薇》最后一句,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!”这句话用一个对比的方式,把我们曾经幸福家园的生活,和“我”在战争当中体会的饥渴、“我”的每个步履维艰、“我”的内心充满了悲伤、“我”的情绪充满了哀伤,做了一个对比。云霏希望在现在这种情境之下,或者是我们在最小的家庭氛围内,当我们的家人或我们周围的人感觉到悲伤、哀伤的时候,是不是要反思自己,就像孔子的徒弟曾子说的“吾日三省吾身,是不是自己的某种行事风格出现了问题。

 

我国古代的诗词主要以四言诗、五言诗和七言诗为主体,大多数以押韵的形式表现,能自然地形成声音的对称与句式和对偶,从而构成叙事诗来体现中华文化和中国文字的形式之美。《诗经》在三国时期已经体现出与音乐之间的关系,所以在品读古典文学的时候,可以去联想一下,去听一些古代的音乐。比如说普通话中有四个声调,通常叫四声,即阴平(第一声),阳平第二声,上声(第三声),去声(第四声),它跟音乐的五声——宫商角徵羽是相对应的关系,也就是说古人早有认识。云霏希望能够把我们的文字和我们的音乐从古时代开始追根溯源,去体会对《诗经》的一些感受,通过“风”“雅”“颂”“赋”“比”“兴”几个表现手法,了解古代人民的表达方式。

 

等待已久的思想交流的时刻到来了:

有位疑惑的书友提问:古典文学有个特点,诗歌诗歌,形式是诗,表现出来的是歌,与音乐有天然的联系。大家喜欢文学的人有很多喜欢唐诗宋词的,但读诗经、楚辞非常少,这是为什么?他翻阅过语言学的书,发现中国的方言很多、博大精深,方言的演变在每个朝代也很大,在夏商周时期的发音可能和现在的差别非常大。那么,我们读古诗,是不是至少了解一下韵律,比如楚辞,我们如何了解古代的人是怎么发音的?如果不能用古代的发音方式去读作品,如何了解其中的意境?

云霏回答:如果真的想追根溯源,想知道中国古代文化的发源,而自己又无法深入的,建议向专业人士请教。希望有一天,象诗经这样的作品,也有象翻译一样的人来为我们做注解,通过他们的注解,我们再深入阅读,考量他们的注解是否合理,形成一个互相讨论的氛围。虽然现在可考的资料非常少,但这种深入研究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,我们古典文化就象是一个自己的家人,等待着你靠近它,去了解它的真相,无论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有多大的困难,但这种努力的精神,也能让我们古代的典籍变成至宝,而实现现代的文章和古代的文章能够互相借鉴,中国的文章和外国的文章能够互相包容,最终形成和而不同、和而求同的文化环境。

另一位美女书友也加入进来:“刚才那位先生问的是关于方言的问题,我也发表一下我的看法,因为我是湖南人,对楚辞也有所了解,专业又是汉语语言文学。诗经发源于黄河流域,方言和现在的普通话差别非常大,但是湖南方言也好,广东方言也好,都有一个问题,就是总有“去声”,“去声”实际上就是押韵,而且押的是古韵,地区的方言都有古韵。所以,不管是诗经还是楚辞,用方言来读一点问题都没有,诗经的发音和现在的方言发音只有一点点的区别。

书友虚竹不能认同这一点:南方方言比北方方言声调要多,现在的普通话基本没有“入声”字了。以北方话为主的普通话都没有“入声”字了,但南方话却保留着“入声”字,可能这是唐宋以后的问题,再往前诗经楚辞我没有了解到这方面的考证,有人说粤语很大部分是秦音,因为秦朝当时征服了南方,几十万大军迁徙,把语言也带进来,反而是本地方言因为战乱而失传了。语言学里有这样的观点,但北方话为什么差异小,是因为北方地域广阔,一马平川,来往较为频繁,交流的多,语言的差异就较小。南方因为山地多,这祖祖辈辈生活在山里面,不与外界交往,或很少有交往,所以才造成南方“十里不同音”的结果,远一点的地方语言就有很大差异。语言学的演变是较为复杂的问题,一方面是几千年时间上的流转,一方面是空间上的地域上的阻碍,导致语言学是一门非常丰富的学科,我比较赞成一句话:语言是人类文明的活化石。上溯到几千年几万年,不断变化的过程,发音演变的过程就是活化石,无数种因素,产生了我们今天不同的语音。这是我的个人看法,说的不对的地方请海涵。

文渊君经过查考:汉语自古就有方言的存在。《孟子· 滕文公下》:“有楚大夫于此,欲其子之齐语也,则使齐人傅诸?使楚人傅诸?”可见战国时代就有方言的存在。汉扬雄著《方言》,主要是讲各地词汇的不同,但是我们可以想见,语音方面也会有差别的。那么,我们所根据的语音史料,是方言还是普通话?在各种同时代的读音史料中,有没有方言的差别中?在同时代的诗人用韵中,有没有方言的差别?这些都是很难解决的问题。要研究汉语语音史,应该先大致了解现代汉语的方音。因为语音史的研究,要求我们讲述汉语语音经过多少次的变革,成为今天的样子。如果我们只讲成为今天普通话的样子,那是很不全面的。普通话也是以一种方言为基础形成的。它是以北方话为基础的方言。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。现代汉语方言可以分为五大类,即 1、官话系(包括北方官话、下江官话、西南官话等);2、吴语系;3、闽语系;4、粤语系;5、客家话。

远在先秦时代,汉语就有四声。那时的四声是(1)平声;(2)上声;(3)长入;(4)短入。到了魏晋时代,长入推动塞音韵尾,变为去声。于是有新的四声,即(1)平声;(2)上声;(3)去声;(4)入声。后来四声又分化为阴阳两类。有些方言只在平声分为阴平,阳平,这样连入声共为五声,如今长沙、扬州等地的方言。有些方言入声消失了,只有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,共四声。这又是新的四声,如今北京、济南、汉口、成都等地的方言。有些方言平声不分阴阳,而在入声分阴阳,如今太原话。这样共有五声。有些方言平入两声分阴阳,上去两声不分阴阳,共为六声,如今客家话。有些方言平去入三声都分阴阳,只有上声不分阴阳,共为七声,如今苏州话,厦门话、潮州话。

   ——摘自《汉语语音史》 王力著 海图索书号:H11/16

关于《诗经》时代的声调,有各种不同意见。顾炎武说古人四声一贯。什么叫“一贯”?依他的意思,古人虽有四声,但是可以随时转化:“上或转为平,去或转为平、上,入或转为平、上、去,则在歌者之抑扬高下而已。”这样,他是说古人虽有四声,但是歌者灵活运用。江有诰说古韵无四声,后来他写《唐韵四声正》又承认古人确有四声。段玉裁则认为古无去声,所以他的《诗经韵分十七部表》只列平上入三声,不列去声。其他各家还有别的说法,不必一一列举。

 ——摘自《诗经韵读 楚辞韵读》 王力别集 海图索书号H111/1

文渊君认为,不论是方言还是声调的讨论,出发点都离不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,我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,阅读中华先贤的智慧结晶,温故其中蕴含的道德精髓,感受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魅力所在。

 

分享图书信息

馆藏地点:省图文学阅览区

多版本可供选择

 

文渊社区读书分享会,一个致力于大众分享图书的平台,让每一位读者都有参与分享的权利,凭借自身学识分享图书精华,帮助越来越多的人养成阅读习惯。

网站访问量:114881333   当天访问量:21353
版权所有:海南省图书馆     ICP备案编号:琼ICP备09000612号-1
地址:海口市国兴大道36号 咨询电话:0898-65231600 邮编:570203
(为了更好的体验,建议浏览器使用IE8以上)
  • 海南省图书馆官方微博二维码
  • 海南省图书馆官方微信二维码